中國品牌價值評估標準及中國品牌價值百強榜評估值介紹說明     世界知名品牌榜單評價方法     2018中國品牌價值百強排行榜
第五屆上市百強發布會預熱banner3
第五屆上市百強發布會預熱banner2
第五屆上市百強發布會預熱banner1
上市百強榜單
證券品牌版
往期百強榜發布會
1時間更新
品牌價值評估業務
大觀廣告
百強榜

  

派對

  

X
福彩3d开奖预测一定牛

從中超公司到職業聯盟,中國足球聯賽進入新紀元

2019-10-22 14:20:25    來源:界面新聞

157164037889972800_a580x330.jpg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陳丁睿

編輯 |石一瑛

兩個月之前,在眾望所歸地當選為中國足球協會的第六任主席后,陳戌源如是說道——

“我把組建職業聯盟作為一項重要的工作。目前,我們已經成立了籌備工作小組,目標是在今年10月把職業聯盟組建起來。”

陳戌源并沒有食言。

在借助這次聯賽間歇期與中超各位總經理碰頭會面后,“傳說中”的中超職業聯盟,開始以官方的口徑見諸報端。

10月16日,中國足協秘書長劉奕、職業聯盟籌備組召集人黃盛華就職業聯盟的籌備情況對外通報。

劉奕表示,各項工作目前推進順利,中超職業聯盟將于2019年年底前正式掛牌成立。屆時,中國足協不會持有職業聯盟的任何股份,足協只會在重大決策中擁有一票否決權。

足協輔助,聯盟自主,當中國足協的上層領導班子完成更替后,中國男足頂級職業聯賽的經營與管理,也將在新鮮事物的推動下迎來新時代。

除了中國國家隊征戰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中超聯賽職業聯盟的初創與起步,無疑就是中國足球這個秋天的另一大主題。

按照職業聯盟籌備組召集人黃盛華的說法,職業聯盟的下一步工作,就是網羅專業領域最好的人才,包括現在效力于職業聯賽運營方——中超公司的員工,職業聯盟都會在工作交接中予以接納。

據《東方體育日報》報道,現任廣州富力俱樂部投資人張力很有可能成為職業聯盟的首任CEO;原新浪體育的總經理魏江雷,以及原江蘇蘇寧俱樂部的總經理劉軍,則將各司其職,走上總監崗位,二人或將分別負責商務開發和競賽體系的工作。

從IMG高級副總裁劉奕、廣州富力副董事長黃盛華,到俱樂部投資人、總經理和門戶網站頻道高管——迄今為止,尚處于籌備期的職業聯盟留給外界的印象,不再是傳統的仕途和官位,而是更具有市場屬性的專業資質。

換言之,職業聯盟未來的使命與任務,就是要讓中超聯賽在保證競技水平的情況下,成為一個更具有商業、娛樂和社會價值的品牌。

即將在中超負責市場開發的魏江雷,時常強調一句話,“沒有贊助商的比賽是沒有靈魂的。”

在原公司內部,他曾經被稱為“新浪體育的推銷員”,當這個老牌門戶網站在體育版權的蒙眼狂奔時代失去先手時,他的所到之處就是要為新浪體育的自主賽事招商引資,提高價值。

魏江雷與新浪體育最成功的自主IP,莫過于得到了國際籃聯認證的3X3黃金聯賽,無論線上線下,這項起初的草根賽事都在流量和人氣方面留下了突出的成績。

目前,這項賽事的總獎金超過了兩百萬元,在整個亞洲都是傲視群雄。

兩年前,在新浪體育自主舉辦的5X5足球黃金聯賽西安站上,親自助陣的魏江雷這樣說道:“我們舉辦這個聯賽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國人關注足球,喜愛足球,能夠親身參與其中。你們看多了,踢得多了,中國足球就更有希望了。”

中超職業聯盟的籌備與創建,并不是三分鐘熱血的空穴來風。

早在2015年3月,《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的出爐與通過,就預示著管辦分離和政社分開的持續推進。

該《方案》中提到:“建立具有獨立社團法人資格的職業聯賽理事會,負責組織和管理職業聯賽,合理構建中超、中甲、中乙聯賽體系。中國足球協會從基本政策制度、俱樂部準入審查、紀律和仲裁、重大事項決定等方面對理事會進行監管,派代表到理事會任職。理事會派代表到中國足球協會任職,參與有關問題的討論和決策。”

對于這項由高層提出的建議,中國足協曾經做出過相關決策:大約在三年前,相關負責人就著手組建了中超職業聯盟的籌備組,而現任足協主席陳戌源,還一度擔任了籌備組的組長。

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商議后,由于中國足協未能與籌備組達成方向性的一致,相關工作也沒有得到實質性的推進,遂擱置至今。

據《足球報》透露,“雙方對一些原則性的條款各不相讓”,籌備組希望借鑒海外先進職業聯賽的經驗,將自主權利和品牌效應推至最大化。

而當時的足協領導班子,還是希望握有較大的約束力,以此保有對職業聯盟的領導地位。

很顯然,不同于那時的分庭抗禮,當力主改革的陳戌源從籌備組組長搖身一變成為足協主席后,職業聯盟事宜的重新啟動,算得上順理成章。

經過長時間的摸索與總結,《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對中國足球的影響,開始以更專業的人事任命和方針政策,推動著職業聯賽和國家隊的發展。

從2016到2019年,中國足球的環境一直在發生著變化,或許相較于那時的金元泡沫,職業聯盟在此時此刻的興師動眾,擁有著更為理想的社會和品牌基礎。

在今年3月德勤財務咨詢部門發布的《中超聯賽——2018商業價值評估白皮書》中,中超聯賽的商業價值創造歷史新高。

作為這個頂級聯賽的運營主體,中超公司在2018年的總收入達到15.93億元,相較于聯盟初始期增長了將近三十倍。

特別是在體奧動力將中超帶入“5年80億元”的天價時代后,依仗于版權輻射全球、商業介質的增加以及社會影響力的增長,越來越多的贊助品牌,愿意與中超公司、中國足球產生深厚的交集。

具體到2018年,中超的總贊助收入達到創歷史紀錄的4.65億元(年復合增長為31%),數量為11家,包含了一家冠名商,六家官方合作伙伴和四家官方供應商。鑒于目前的贊助權益仍有庫存,中超還可能會在近年增加一到兩個合作伙伴。

德勤財務咨詢部門表示,足球依然是中國體育市場的最大IP,預計國內本土賽事贊助市場規模在2022年達到42.4億元時,足球贊助的規模也將達到22.7億元,占到體育贊助規模的54%。

可以預計的是,希望將中超聯賽商業價值帶上新臺階的職業聯盟,應該會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關于好事多磨的中超職業聯盟,由于諸多事宜還處于起步和籌備階段,輿論內外的反饋還是多以觀望為主。

在中國足球的語境下,所謂理想與現實的差異,早就不是什么新鮮的戲碼了。

知名媒體人顏強就表示:“關于職業足球聯盟的各種說法,都來自足協,這在職業足球聯盟的產生流程上,其實有些奇怪……足協,以及職業聯盟所依托的社會基礎——球迷,應該是這個聯盟的監管監督者。足協在未來的職業聯盟中有一票否決權,球迷,或者說球迷利益的代表,是否也應該具備一席之地?”

至于業內人士提出的其它問題,也大抵與金字塔體系之內的生存與維系有關。畢竟,如果讓職業聯盟脫離開略顯虛無的宏觀概念,這個組織之于中超俱樂部和從業者的最大意義,就是在更自由的空間下,謀取更多合理合法的利益。

眾所周知,中國足球從來不是能為投資人帶來直接回報的領域,縱然是冠軍拿到手軟、名聲早早出圈的許家印和廣州恒大淘寶,也無法擺脫連年虧損的財報。

不久前,廣州恒大淘寶俱樂部發布了俱樂部半年報,整個上半年的虧損達到7.12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0.82億元。

這份年報中寫道:“上半年虧損主要原因是引進球員的薪酬及轉會成本仍處于較高水平,導致公司目前仍處于虧損狀態。”

背靠恒大集團和阿里巴巴兩大巨頭,持續虧損的恒大淘寶并不會因為生存問題而感到頭疼,但對于中超聯賽和中國足球而言,當這個聯賽最成功的俱樂部都無法從相關產業中獲取利益時,所謂足球規律和長遠發展,都只是不值一提的空談。

中超俱樂部的投資人大多對英超聯賽的建制模式青睞有加,多年以來,生財有道的英超聯盟將這個聯賽打造為全球品牌影響力最大的足球職業聯賽,無論本地和海外的版權收入,都能將其它四大聯賽遠遠甩開。

依仗于由英超聯盟分配的現象級的版權營收,就算是英超聯賽的保級和降級球隊,也依然能從聯盟手中分得1億英鎊上下的收入——這個數字放在其它聯賽甚至能位居上游。這樣的機制與環境,無疑是中國足球艷羨的存在。

整整14年前,注冊成立一波三折的中超公司,出現在中國職業聯賽的大事記中。彼時,肩負著聯賽商務開發任務的中超公司(后在2014年全面接管聯賽),注冊資金為200萬元,足協出資72萬元,占到了36%的股份。

由于《章程》規定,必須達到所占股份66%以上的股東同意才能修改章程(所有俱樂部股份之和也只有64%),名義上代表俱樂部利益的中超公司,不過是中國足協權力矩陣的又一個投射。多年以來,無論低谷期抑或發展時,鮮有話語權的俱樂部們,也只有依靠金主的投懷送抱,不斷推倒重來。

時至今日,當中國足協終于宣布要讓出股份、退出聯賽的日常管理時,即將在歷史長河中取代中超公司的職業聯盟,已經準備推開新世界的大門。

對于中國足球而言,只要不是重蹈覆轍,就算得上不壞的選擇。


微信圖片_20190604150605.jpg

作者:

瀏覽量:191078



相關新聞全部閱讀

閱讀下一篇

特魯多贏得大選連任總理,將組建少數政府

2015年上臺的特魯多今年以來深陷丑聞,包括干預司法、種族歧視。

返回首頁
返回新聞頁面